梦想中文 > 正道潜龙 > 第六五五章 这样就废了

第六五五章 这样就废了

  郭利明站在办公室的窗口,拿着电话再次冲堂弟弟媳问道:“……他身边的朋友你都联系了吗?”

  “全都联系了,都没说见过他。”堂弟弟媳着急的回应道:“最近他有事儿,等着银行的人找他呢,平时连充电器忘在家里都特意回来去一趟,所以他根本不会关机这么长时间的。”

  郭利明听到这话,沉默许久后应道:“行,你不用管了,我打电话问一问吧。”

  话音落,郭利明挂断手机后,就立马又给刘夏打了个一个:“喂,大哥?”

  “怎么了?”

  “老陆那边好像找我事儿了……我堂弟一天都没回家了,电话也关机了,这不是啥好征兆啊,我最近听到风说,纪委也在开会,说要举行一次为期半年的强力反腐行动。”郭利明皱眉回应道:“咱动了沈天泽,老陆这是开始反扑了。”

  刘夏沉默半晌后问道:“你都有什么事儿,是你堂弟知道的。”

  “……我的事儿他全知道。”郭利明无奈的回应道:“到了我这个职位,很多事儿我都不方便出面的,必须有个他这样的人帮忙张罗才行。”

  刘夏叹息一声后,再次问道:“他咬你吗?”

  “……那不会,我们两家走动的很勤,他跟我关系也很好,轻易不会再里面瞎说话的。”郭利明坚定的回应道。

  “纪委敢动他,说明已经掌握了他一定情况,人已经被抓了,我现在运作都不好运作了。”刘夏思考半晌后回应道:“让我想一想,你先等我电话!”

  “好!”

  话音落,二人就结束了通话,随即刘夏坐在椅子上,摘掉标志性的黑框眼镜,皱眉骂了一句:“老陆啊,老陆!你是真拿我当软柿子捏啊!”

  斟酌半晌,刘夏再次拿起私人手机,拨通了一个号码。

  “喂?大哥!”

  “……呵呵,你在哪儿呢?”

  “刚回国,在西Z,怎么了?”

  “要是没啥事儿,你先回来一趟吧,管东没了,最近我手里很多事儿都没人办。”刘夏直言回了一句。

  “好。”对方轻声应了一句。

  ……

  另外一头,盛世万豪的工地办公室内,付志松上午跟曹猛一块与银行的人喝了点酒后,下午闲着没事儿,刚躺在办公室想眯一会之时,一个电话就打到了他手机上。

  “喂?您好,哪位?”

  “付志松?”

  “啊,你是……?”

  “我是陆涛!”

  “嗯?”付志松一听这话顿时就愣住了,因为他跟陆涛虽然也认识,但二人关系不像陆涛跟烬南那么好,平时也不咋联系,所以他没想到陆涛能给自己打个电话。

  “你在哪儿呢?”陆涛声音低沉的问了一句。

  “我在工地呢……咋的了?”付志松一脸不解的问道。

  “你到北利花园小区,一号楼,三单元201找我!!快点有急事儿!”陆涛声音严肃的催促了一句。

  “啥事儿啊?”

  “来就完了,快点的昂!”

  “……行行,那我去一趟!”

  话音落,付志松挂断手机,出门喊上了孙智,开车就赶往了北利花园。

  ……

  半小时后,201房门门口。

  “咚咚咚!”

  付志松伸手就敲了敲门:“涛,涛!”

  “咣当!”

  陆涛满头虚汗的推开门,脸色苍白的摆了摆手:“来来,快进来!”

  “你咋的了?”付志松一看这样,顿时就皱眉问了一句。

  陆涛闻声再次推上门,张嘴就骂了一句:“艹他个妈的!!刘夏着王八蛋早晚得让人弄死!”

  “咋了?”付志松一脸不解的问道。

  “没B事儿搞个毛严打啊!弄的全是都断货了……不行了,我憋死了……!”陆涛不停的擦着脑袋上汗水,表情焦躁的冲付志松问了一句:“我给曹猛打电话了,他没接……烬南和小泽他俩又进去了……这事儿就得求你了。”

  “啥事儿啊?”

  “帮我弄点粉……我难受死了……!”陆涛平时是个挺傲的人,说话办事儿也很有风采,但一犯瘾就立马跟变了个人似的,变得厚脸皮,变得有些冒失,就跟其他的瘾君子没啥区别。

  付志松一听这话,顿时也是两眼一抹黑的回应道:“涛啊,你要让我给你正副牌九,那就是大街上没有卖的,我也能闭着眼睛给你刻一副!但……粉……粉这玩应我不沾啊!”

  “别扯淡,你找找朋友呗……!”陆涛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说道:“快点吧,想想办法。”

  付志松眨了眨眼睛,思考许久后,才万般无奈的给工地一送木头方子的大哥打了电话。

  “喂?有没有粉?”付志松听到电话接通后,就急迫的问了一句。

  “你喝了啊?啥粉?面粉啊?”对方笑着问了一句。

  “别扯淡,你说还能有啥粉?!我朋友要玩,你有没有?”

  “……现在严打!”

  “我一特别好的哥们好玩,今天就是地球爆炸了,你也得给我送来点!”付志松也厚着脸皮冲对方说了一句。

  “你在哪儿呢?”

  “我在朋友家里呢,你别让人送了,我让人过去拿!”

  “行,那你让他来我公司吧。”

  “谢了昂,哥们!”

  “艹,也就是你吧,要别人我都不能给,最近严打全市都没货,我这都是自己攒着玩的。”朋友卖着人情回应道。

  “妥妥,回头请你乐呵昂!”付志松应了一声后,就挂断电话立马又给孙智打了一个,让他去朋友的公司取货。

  ……

  在等待着东西的过程中,付志松就眯眼观察着陆涛,并且越观察心里越觉得吓人。

  陆涛一听说有东西了,整个人明显显得亢奋不少,苍白的脸颊上带着一抹病态的红润,并且不停的在屋里乱走,开始弄他那些扎针器械,完全忽略了付志松的存在……

  就半小时的功夫不到,陆涛喝了起码六七瓶矿泉水,付志松劝他两句,说这样喝就得撑死,但陆涛说不喝水就得死,感觉嘴里特别干,要着火了……但其实付志松观察到,陆涛只是不停的在哪儿咬牙,像是跟人较劲,所以嘴里不光不干,并且已经都被牙齿要出血了。

  “唉,你说沾这玩应干啥?”付志松坐在沙发上还挺感慨的嘀咕了一句,但其实这货也是在装B,百步笑十步,因为他自己一碰上大局,有的时候并不比陆涛理智多少。

  等了半个多小时,孙智就送货上来了,随即付志松继续让他下去等着,而陆涛则是不管屋内有没有人在,就直接撸起裤腿子,拿打火机加热汤勺,再用葡萄糖夜将粉划开,抽进注射器内对着自己大腿内侧的血管就扎了进去。

  “呃……!”陆涛养脖看着天花板,双眼翻着,喉咙里发出呻.吟,看着比高.潮了还爽。

  付志松无意中扫到陆涛大腿上密密麻麻的针眼儿,心里再次一惊。

  两分钟后,陆涛去厕所洗了一下后,出门就问了一句:“哎,一会咱俩找个地方,叫俩女孩玩会啊?”

  “行,那就去呗。”付志松心里是不想玩的,但他知道陆涛的身份,所以才笑着答应了一句,并且抱着的也是陪他去的心态,自己并没有多大兴趣。

  “大松,你玩过特别的吗?”陆涛笑着倒了杯水问道。

  “啥特别的?”付志松一愣:“带活儿的啊?”

  “不是,你没理解我意思。”陆涛眨着异常明亮的眼睛,表情略显癫狂的问道:“我的意思是,特别的……就是男的和男的那种!”

  付志松一听这话冷汗都他妈下来了,莫名感觉裤裆内冒过一阵凉风,表情十分尴尬的摇头回应道:“……没……没玩过……家里也没那个条件呐!”

  “要不一会咱俩去鸭店啊?我知道有个地方不错,哎,说真的,我也没去过,但我挺好奇的……听说那边有男的和男的玩的。”陆涛十分兴奋的说道。

  ……

  一个半小时后,付志松从某鸭店内逃命似的跑了出来,上车就冲孙智催促道:“兄弟,快走!!”

  “咋的了?你不陪陆大少呢吗?让我来接你干啥啊?”

  “陪个JB啊!在陪下去他就得干我屁.眼子了!!”付志松心有余悸的回应道:“这个陆涛平时看着挺斯文的啊……怎么玩完了这样呢?……唉,精神都不正常了!”

  “他们在里面干啥呢?”孙智又问。

  “陆涛又叫来俩朋友,三个人在鸭店的包房里看人家跳脱衣舞呢!”付志松破口大骂:“你都不知道,当时场面老尴尬……那三个鸭子的啥都没穿……关上灯就在厅里拿JB往钢管上噌……我们四个跟个大傻B似的坐在沙发上,谁都不好意思说话……最后那三个鸭子都无语了……跟陆涛说……大哥,我们跳了半天,你给点反应啊……过来摸摸我也行……我他妈一听这个,跳舞可能还不算最后项目……一会可能的开房去……艹,我找个借口就跑了。”付志松破口大骂的叙述道。

  “哈哈哈哈!”孙智听到这话,闻声大笑。

  “唉,陆涛要这么抽下去,不是废了,就得出事儿。”付志松撇着嘴,随口感慨了一句。

  ……

  呼市,某街道上。

  金泰宇坐在刘夏的车里,轻声冲着司机说了一句:“把车开进前面的小区里!”

  “怎么了?”司机皱眉问了一句。

  “我总感觉有人在跟着。”金泰宇皱眉回了一句。

  P.S.:人还在外地,今晚欠一章,老规矩,周日凌晨不算正常加更外还两章。也就是,正常更新三章,正常加更两章,在额外还两章,共七章。

看过《正道潜龙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