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想中文 > 正道潜龙 > 第六七九章 死了

第六七九章 死了

  沈天泽稍稍愣了一下后问道:“什么被坑了,怎么了?”

  “我在红城小区,你马上……!”

  “嘭!”

  话还没等说完,沈天泽就听见电话内泛起一声闷响,紧跟着就有嘈杂的叫喊声传来。

  “别动!”

  “蹲下,别动!”

  “我让你蹲下。”

  “……喂?喂?陆涛?陆涛!”沈天泽一听电话内的声音不对,就再次喊了几声,但陆涛却没有再回应,而且电话立马就被挂断了。

  “怎么了?”周琦睡的迷迷糊糊的问道。

  “妈的,陆涛说他出事儿了,在……什么……什么红城小区,你知道这个地方吗?”沈天泽立马下床问道。

  “知道啊!”

  “快,赶紧穿衣服过去看看。”沈天泽催促了一句。

  “哎呀,这大哥是不是又扎岔道了,拿高楼当平地走呢,让你去救他?”周琦此刻也没太当回事儿的问了一句。

  “应该不是,我听电话里还有别人,快起来,赶紧去看看。”沈天泽起身催促了一句。

  “行,你等我起来穿衣服。”周琦闻声也从床上爬了起来。

  ……

  半小时后。

  沈天泽和周琦开车抵达红城小区,并且一进小区大院就看见不少人在某楼栋子下面指指点点,轻声交谈。

  “这都几点了,怎么有这么多人?”周琦目光疑惑的向车外扫了一眼说道。

  “走,下去看看。”沈天泽停下车,推门就走了下去,随便找了个圈外的老头问道:“哎,大爷,我问一下,这是怎么了?”

  “杀人了,”老头裹着军大衣回应道:“警察好像正从楼上往下弄尸体呢。”

  “杀人了?”沈天泽愣了半天,不可思议的问了一句:“死的是个什么样的人?”

  “那我哪儿知道,我就在这儿打更,听到声了过来看看。”老头摇了摇头。

  周琦在旁边听完老头的话,立马就冲沈天泽问道:“不会是……陆涛吧?”

  “不会吧,我刚才听电话里的人冲他喊,好像是警察的用词。”沈天泽思考一下应道:“别吵吵,走,进去看看。”

  话音落,沈天泽迈步就来到警戒线旁边,冲着一警察问道:“您好,我刚才接到一个朋友电话,他说在这儿出事儿了,我想问问里面怎么了?”

  “你什么朋友啊,叫啥啊?”刑警回头问了一句。

  “陆涛。”沈天泽急于知道他的情况,所以冲着刑警就说了实话。

  “他?他出事儿了?……他给你打电话说什么了?来来,你进来……!”刑警一听沈天泽跟陆涛认识,并且还给他过一个电话,顿时就伸手拉住了沈天泽的胳膊。

  “怎么了?”

  “我让你进来!”刑警拽着沈天泽的胳膊,回头就冲其它同事喊了一句:“陆涛给他打过电话。”

  “来,别让他走,给他弄车里去。”

  “到底什么意思啊?”沈天泽皱眉喝问道。

  “让你进来没听见啊?”

  “你跟我横什么啊,我怎么了?”沈天泽心里没鬼,所以有点急眼的冲刑警喝问道:“你别拽我,我自己会走。”

  “你还挺有脾气?来,你上警车上来。”

  “小泽……!”周琦在旁边喊了一句。

  “没事儿,没事儿。”沈天泽摆手示意周琦不用慌,随即撩起警戒带迈步就走了进去。

  与此同时,单元门的防盗门被推开,四个警察抬着个担架就走了出来,并且担架上蒙着凹凸不平的白布,一看就有人躺在上面。

  “那是谁啊,是不是我朋友?”沈天泽冲着刑警问道。

  “你话怎么那么多呢,我让你上警车!”

  “你有病啊?!我要有事儿还过来找你啊?你松开我,我看看那个是不是我朋友……!”

  “我让你别动!”

  “你装什么啊,我看看朋友怎么了?!”沈天泽心里有点焦急,伸手一把推开刑警,突然冲过去就掀起了白布。

  “哗啦!”

  白布被掀开之后,不仅仅是沈天泽,就连周围看热闹的人也看向了担架。

  上面躺着一个男子,浑身全是鲜血,肚子上粗略一数起码有四五处刀伤,肠子都被捅的流出来了好几块。

  “啊!”

  旁边超市的女老板娘,一看到这个景象顿时被吓的喊了一声,而其他人也是纷纷皱起眉头,捂住了嘴,但唯独沈天泽和周琦松了一口气,因为担架上躺着的这个不是陆涛。

  “给你脸不要脸是吗,给我摁住他!”警车旁边一个肩扛两杠二的中年警察,指着沈天泽就喊了一句:“带车上拷起来!”

  “呼啦啦!”

  话音落,刑警们迈步就冲向了掀白布的沈天泽。

  “你们要干什么?艹,神经病啊……!”周琦伸手就要阻拦。

  “行,行,别动,没事儿,没事儿……!”沈天泽摆手示意周琦不要轻举妄动,随即看着警察说了一句:“你们别五马长枪的,我配合你们就完了呗。”

  ……

  与此同时,玉Q区分局,分局长赵钢叼着烟卷,皱眉问了一句:“人呢?”

  “已经控制住了,让我弄回分局来了。”

  “记住两点要求:第一,人马上给我异地拘押,就送老贺的那个看守所,任何这个案子的办案刑警想要提审,必须由我签字才可以去看守所提人,第二,迅速成立专案组,我当组长,你当副组长,其余办案刑警全部选岁数小的,刚从警校毕业的,没有师傅的……老油条一个都不要,并且案子开始侦办之前,你要给这帮人开个会,如果胆敢有人跟案子无关人员泄露重要案情信息,一律以包庇罪追究法律责任,明白吗?”赵钢皱眉问道。

  “明白了。”中年刑警立即点了点头。

  “行,你赶紧去录第一遍口供,我打个电话!”

  “好的!”

  话音落,中年刑警转身离去,而赵钢则是拿起电话就拨通了包T市某看守所所长老贺的电话。

  “喂?……怎么这么晚了给我打电话!”

  “老贺啊,分局办了个大案,压力马上就来,啥也别说了,人我扔你哪儿,你给我羁押,千万要记住任何律师和有关亲属……你都不能让他们见这个犯罪嫌疑人,明白吗?”赵钢直言说道。

  “你又作什么啊?给谁抓了?”老贺打起精神问道。

  “陆鸿升的儿子陆涛!!”赵钢声音低沉的回了一句:“刘局也过问此案了!”

看过《正道潜龙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