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想中文 > 正道潜龙 > 第七七八章 巨变

第七七八章 巨变

  乔帅听着沈天泽的质问,顿时挺无语的回应道:“……话没有你这么问的,你整的这么直接,我都没法做人了,哥。”

  “直接个屁,谁给你要回来的心里没B数啊?”沈天泽顿时瞪着眼睛骂了一句。

  “我就是有数,才跟你这么说的啊,要不然我有病啊,今天不跟杨鑫他们出去浪,来这儿给你开车?”乔帅翻了翻白眼:“但我就是不想再中间瞎说话,你明白吗?”

  “话说一半更烦人。”

  “那烦人啥,我一说你心里不就有数了吗?”乔帅脸色突然变得正经,很严肃的回了一句:“浙J那边是早晚要走这步棋的,你想啊,俊哥往这儿都扔了多少钱了,现在内M这一摊子也做起来了,那上面弄点人事变动也太正常不过了,我跟你提前透个信,只是想着让你心里有个准备而已,抽空跟嘉俊谈一谈,争取要过来一个性格能跟咱匹配上的,这样以后在一块也合手,对不?”

  沈天泽沉思半晌后,托着下巴又问:“你听谁说的。”

  “去海K之前,听俊哥那边几个高层说的。”乔帅轻声回应道:“他们在一块聊过这个事儿。”

  “嗯。”沈天泽闻声点了点头:“这事儿我之前就想过,上面即使这次没动静,我也会主动提的。这钱变大了,浙J那边能来人过来关注一下,也能加固咱这地区衙门和朝廷之间的信任。”

  “你以为你是地区衙门,但浙J那边的高层可不这么想啊。”乔帅笑着回了一句。

  “他们怎么想?”

  “在外人眼里,你已经从地区衙门,变成了远离朝廷的亲王府。”乔帅话语简洁的应道:“俊哥在很多地方都有产业,但之前一直是以沈Y为核心的,可现在不一样了,咱们内M拿到的资源,资金,还有得到的帮助,现在都比沈Y那边要多了。桃园三千梨花,俊哥独宠你这一枝……你让人嫉妒点也正常。”

  “唉,要照你们这么说,俊妹这么挺我,对下也有挺大压力啊。”沈天泽感叹了一句。

  “行了,这个话题到此结束吧,再聊下去,我就不知道该咋接了。”乔帅龇牙开着车,吊儿郎当的就把话题止住。

  “你这崽子现在是越来越鬼了。”沈天泽斜眼看着乔帅一笑。

  “跟你学的呗,以前我可纯了呢,一掐都出水。”

  “滚犊子,好好开车。”

  就这样,二人一路聊着天,一路开车就赶到了包T。

  ……

  由于陆涛目前仅仅处于取保前的状态,只是相对的被看管力度变得松懈,但却还并未正式释放,所以沈天泽今天才没有叫上曹猛,付志松等人一块过来接他,只是上下打点了一下关系,准备先给他送到公安医院,路上顺便聊上几句。

  在看守所门前等了大概能有半个小时左右,里面才传出来信儿,说陆涛和押解他的管教马上就出来,随即小泽和乔帅赶紧下车,在铁门前等待了起来。

  “哥,他就是猛哥说的那个大少爷啊?”乔帅抽着烟问了一句。

  “对。”沈天泽点了点头。

  “咣当。”

  话音落,看守所大铁门的小侧门被打开,四名管教前后包夹着陆涛就走了出来,而沈天泽在没见到陆涛之前,心里其实也能想到陆涛在这里面会有多憔悴,但今天真正见到他本人之后,小泽还是惊愕了许久。

  陆涛身高一米八左右,在外面的时候因为经常扎.针,所以体重也飘忽不定,有的时候胖点,有的时候瘦点,不过在怎么不稳定,那看着也是个正常人,可现在沈天泽才知道了啥叫皮包骨,短短几月没见,陆涛看着体重也就一百斤出头,瘦的基本就剩一把骨头了。

  侧门门口,陆涛还穿着进去时的那套衣服,脸色蜡黄无比,剃着个光头冲着沈天泽只点了点头,似乎看着并没有多高兴。

  沈天泽回过神来,迎面走过去,先是拍了拍他的肩膀,随即就冲着领头管教伸出了手掌:“麻烦您了,汪管教。”

  “取保手续快办下来了,没几天就出去了,不给自己添麻烦,那就是不给我们添麻烦了。”汪管教与沈天泽握了一下手后,就话语简洁的嘱咐了两句:“挺长时间没见了,你们坐一台车吧,我们跟在后面就行。”

  “谢谢,谢谢。”沈天泽道谢:“进城找个地方吃顿饭。”

  “你安排吧。”管教随口应了一句。

  陆涛眼神木然的看着众人,一句话都没说。

  与管教寒暄几句后,众人就分成了两个车坐,四个管教自己开了一台所里的车,而沈天泽等人则是回到了自己的车上。

  “慢点开,不着急。”沈天泽坐在后座上冲着乔帅嘱咐了一句。

  “哎。”乔帅点了点头,先是冲后面的管教车辆摆手示意,随即才开车奔着呼市赶去。

  后座上,沈天泽扭头打量着陆涛,叹息一声说道:“从你进去开始,我们在外面就一直想办法,但你落在刘夏的衙门里,事儿是真的不好运作,所以才拖了这么久。”

  陆涛听着沈天泽的话,双眼依旧发直,或者可以说是整个人的表情似乎都有延迟,看着非常木讷和僵硬的回道:“……我爸?”

  沈天泽知道陆涛想问什么,但同时又觉得他现在的状态太差,所以只含糊着回应道:“别惦记外面,去公安医院好好养养吧。”

  “给……给我根烟。”陆涛舔着干裂的嘴唇,伸出了手掌。

  沈天泽闻声低头就掏出了烟盒,但在给对方往外拿烟卷的时候,却突然注意到陆涛右手腕上有着三四条疤瘌。

  “啪。”

  陆涛从沈天泽手里拿过烟卷,手掌略显颤抖的用火机点燃,狠狠吸了一口后,就剧烈咳嗽了起来。

  “怎么弄的?”沈天泽指着陆涛的右手腕说了一句。

  “咳咳,咳咳咳……!”陆涛一阵咳嗽后,话语平淡的回应道:“我自己割的,在里面自杀了三次,都没死了。”

  沈天泽听着陆涛平淡的话再次呆愣。

看过《正道潜龙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