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想中文 > 正道潜龙 > 第八三一章 月下对话

第八三一章 月下对话

  地下室内。

  “傻B了吧?没语言了吧?”东观指着手机喝骂道:“你再仔细看看,你给发短信的人名里,存的是谁的号码。”

  董文远听到这话,立即就翻找了昨天自己发的那条短信。

  “上面已经摸到一些线索了,你不能在沈Y呆着了,明天联系我,我安排你走。”

  短信看完后,董文远又立即翻找了一下备注名内的号码,随即本能读道:“1390571……这他妈是浙J的号?”

  “浙J的号?你再好好看看那光是浙J的号吗?那他妈是嘉俊的电话号!”东观上去就是一个大嘴巴子:“还他妈跟我撒谎?!你发短信的时候,我就在嘉俊旁边看着,喝点B酒,让人把电话换了都不知道!”

  董文远脸颊红肿,表情呆愣的看着东观,还在本能争辩道:“就……就这一个电话……也说明不了啥啊?短信是我发的,这没错……但我就是为了提醒一个沈Y的朋友……他在哪儿犯了点事儿,我要提醒他走啊……!”

  “你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哈!”东观咬牙切齿的骂了一句后,回头就喊道:“来,把人带进来!”

  董文远一听这话,顿时心凉半截。

  数秒后。

  一个平头中年满脸鲜血,被四个小伙搀扶着才走了进来,而董文远只粗略的扫了他一眼,就顿时在心里骂了一句:“艹你妈的,完了,这下是彻底完了!”

  “认识他吧?”东观指着中年问了一句。

  董文远瞬间无言以对。

  “我给你捋一下事情经过!”东观指着董文远,掷地有声的说道:“你进包房喝了两圈酒,放在桌上的手机就让小吉拿走了,他在外面用你的手机,往现在这个手机里复制了你的电话本,还有部分互发的短信,但中途你发现手机不在了,所以小吉后面的电话本还没全搞完你,他就又进屋把手机还回去了。但你彻底喝懵B了,小泽一说警察抓到了枪手线索,你就有点慌了,所以你没仔细看手机,就给枪手打了电话,还发了短信,可你只看了电话本内的人名,没注意上面存的手机号……明白吗?你他妈的这条短信是给嘉俊发的!!而你自己真正的手机,已经让小吉拿着去调这个枪手了!”

  董文远挺的头皮发麻,眼神呆滞。

  “手机,人,现在全在这儿!你他妈的还狡辩?你有几个脑袋!”东观突然迈步上前,甩手就是一顿正反抽:“公司高层雇枪手要整死一把,光着一条,老子就够给你上家法了?!明白吗?”

  “我……我……我一时冲动。”董文远此刻知道自己在狡辩,那就纯是找挨揍了,所以呼吸急促祈求道:“这事儿我纯属脑袋一热,你让我跟嘉俊见一面!”

  “见个JB!!你没那个机会了。”东观拽过一张凳子坐下,低头点了根烟:“董文远,话我跟你明说,你要想脑袋还长在自己脖子上,就把该吐的事儿,全给我吐了!”

  “吐……吐……什么?”

  “什么?”东观抬头看着董文远,撇嘴骂道:“沈天泽和你没怨没仇,你为啥要找人整死他?公司要就你一个人背后捅咕,你他妈有那个胆子,敢雇枪手干这事儿?我怎么就不相信呢?”

  董文远额头冒着汗水,双拳紧握着沉默。

  “你背后的人是谁?!”东观直言问道。

  “咕咚!”

  董文远听到这话,不自觉的就咽了口唾沫。

  ……

  晚上十点多钟。

  李陶光在车里见到了张方,脸色很凝重的说道:“该问的人我全问了,但就是没有老董的信儿!”

  “那他能去哪儿呢?!”张方十分不解的问了一句。

  “……我问过老董的跟班,他说昨天晚上从KTV出来之后,老董就再也没联系过他。”李陶光皱眉回应道:“问题……是不是出在沈天泽身上?”

  “沈天泽怎么会突然搞他呢?!理由呢?”张方完全想不通的回应道:“老董再怎么说,在沈Y也算是三朝元老,没功劳还有苦劳呢!沈天泽要动他,要得到骆嘉俊的支持,那必须得有一个能服众的说法啊!可老董和咱们最近啥马脚都没漏,沈天泽没有动他的契机啊!”

  “对啊,我也纳闷呢。”李陶光也想不明白的回应道:“老董雇枪手的事儿,沈天泽应该怀疑是陈文豪干的啊,老董在这事儿上应该没有破绽啊!”

  “会不会是老董自己出啥事儿了呢?”张方完全不了解状况,更不知道沈天泽手里有了枪手遗落在现场的手机,所以此刻也瞎猜测了起来。

  “他能出什么事儿呢?”李陶光舔了舔嘴唇,沉吟半晌后说道:“走,开车!”

  “去哪儿啊?”

  “去找陈文豪,看看他那边能不能打听出什么消息。”李陶光急迫的说了一句。

  “好。”张方闻声启动汽车。

  “约个偏点的地方,我他妈总觉得沈天泽不像表面上那么满嘴仗义。”李陶光嘱咐了一句。

  ……

  缅甸,小镇内。

  章显光坐在椅子上泡着脚,抬头看着天空,抽着烟说道:“艹,连下了半个月雨了,这咱们一不干活了,还他妈晴天了!”

  “咱就是命里该有这道坎。”陆相赫很淡定的喝着茶水回应道。

  话音落,章显光抬头看着陆相赫,仔细瞧了他半天问道:“相赫啊,你说要是有一天我累了,现在手里这几个人给你带……你愿意吗?”

  陆相赫听到这话,瞬间呆愣。

  “呵呵。”章显光看着他一笑。

  “你啥意思啊?”陆相赫有点懵的问道。

  “也没啥意思!就是这次事儿一出了之后,突然感觉自己有点没冲劲儿了,累了。”章显光再次抬头看着天空的星星感叹道:“从家里也出来十五六年了,我这也算是过了四十奔五十了……一点不骗你,这些年我过的最踏实的一段日子,就是在这个破地方,睡得好,吃得好,啥都不用想,感觉整个人都精神了。”

  陆相赫沉默。

  “你看,你咋还不知声了呢?”章显光笑着冲陆相赫说道:“你别有啥思想压力,我就是说说的。这一趟缅甸来的,让我他妈的欠了快小一千个了,所以无论如何,我也得想办法先把这个钱还给小泽。”

  “你带的这帮人,都拿你当主心骨,谁也替不了。”陆相赫十分认真的回了一句。

  “我看你就行,哈哈!”章显光突然一笑。

  “扯淡。”陆相赫摇了摇头,就继续喝茶。

  ……

  浙J,骆嘉鸿喝着茶水,翘着二郎腿说道:“去沈Y的又是这个沈天泽,唉,这小子有老九的影子,现在又跟着骆嘉俊,他很关键的。”

  “沈Y那边他也不好处理,情况复杂的很。”沙发对面的中年回了一句。

  骆嘉鸿闻声思考半天,突然皱眉问了一句:“最近很出彩的那个蒋光楠忙啥呢?”

  “老涂在里面打过电话,说这个蒋光楠能用的,办事儿很稳,而且有想法。”中年符合了一句:“老九跑了之后,咱三鑫公司在H市改名了,蒋光楠打理的挺好。”

  “他跟沈天泽之前关系非常近对吧?”骆嘉鸿再次问道。

看过《正道潜龙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