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想中文 > 正道潜龙 > 第八四一章 唉,折腾不起

第八四一章 唉,折腾不起

  国道口。

  乔帅低头看着车内的大炮问道:“人在里面呢?”

  “嗯,住的地方安排好了吗?”

  “安排完了,我送你们过去。”乔帅轻声招呼道:“你开车跟上我吧。”

  “妥。”大炮点头。

  “哦,对了,泽哥的意思是,让他现在就联系李陶光约时间。”乔帅嘱咐了一句。

  “行,我知道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二人交谈完毕后,乔帅就重新回到车上在前面领路,带着大炮等人往市郊开去。

  ……

  市中心汉福楼内。

  刚开始店内的男服务员,还有经理等人看见刘立洋跟韩家爷俩发生冲突,都没有主动吭声,因为他们隐约听见这是欠账的事儿,大家也没法插嘴,可当刘立洋一脚老韩头就给踹倒后,店内这些年轻气盛的小伙子就有些压不住火了。

  “哎,都是二十多岁,血气方刚的小伙子,怎么连老头都打呢?这都多大岁数了!”大堂男经理皱着眉头,伸手就推了一下刘立洋。

  “跟你有个JB关系?”刘立洋单手插兜骂道:“给我滚蛋!”

  “我他妈从毕业就在这干,你说跟我有没有关系?”男经理很激动的吼道。

  “你他妈的是真明白咋回事儿哈。”刘立洋眼神桀骜的看了一眼男经理,伸手扒拉他一下脑袋吼道:“我让你滚蛋,你他妈听没听见?”

  “呼啦啦!”

  话音刚落,走廊后厨内,还有十几个男服务员,拎着擀面杖,菜刀啥的就冲了出来。

  “哎呦我艹?还要码一下队形呗?”刘立洋看着这帮人,眼神极为不屑的摆手喊道:“不还钱是吧?来,把店给我砸了!”

  “你们敢?我看谁敢动!”韩老板是个老实巴交的买卖人,但此刻也被激怒了火气,指着刘立洋就喊了一声。

  “不敢动?妈了个B的,市招待宾馆都是我拆的!还有我不敢动的地方?”刘立洋一脚就踹翻旁边的饭桌,跳桥喊道:“给我砸!”

  话音落,三十多个社会闲散人员,噼里啪啦的就在屋内折腾了起来,并且与男经理,还有服务员,后灶的人打在了一块。

  “哗啦!”

  刘立洋伸手拽过来个凳子,极度浮夸的坐在上面翘起二郎腿,抽着烟,旁边站着四个身上揣着军.刺,或者单响沙喷子的青年,那谱摆的不知道比仇三,甚至是陈文豪要张扬多少倍。

  大约十几分钟后,饭店内一片狼藉,桌椅板凳横翻,满地的残汤剩饭,而有备而来的社会闲散人员,不光给店砸在了,而且还给几个服务员和一直拉架的老韩头打伤了。

  刘立洋起身掐灭烟头,迈步走到吧台下面瘫坐的老韩头面前,一脚踩在他胸口上骂道:“还不还钱?不还钱,明天我叫一百人过来,楼上楼下都给你坐满了,你信不?”

  老韩头都六十多了,哪里经得起这么折腾,他坐在地上缓了足足有两三分钟后,才喘息着喊道:“儿子,儿子啊,报案!”

  “嗡嗡!”

  话音刚落,门口就泛起了警笛之声,而刘立洋回头扫了一眼门口璀璨的警灯,就转身吩咐了一句:“拿刀的都给我跑,从后门跑!”

  ……

  市郊,某平房内。

  乔帅打开点灯,冻的直搓手掌说道:“这是现租的,屋里还是有点凉,院里也没有煤了,你们将就将就,估计也就呆个一两天就完事儿了。”

  “没事儿。”大炮摆了摆手,转身就冲着吴斌说道:“你打电话吧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吴斌坐在脏兮兮的椅子上,伸手接过小雷给他的电话,直接就拨通了李陶光的号码。

  数秒后。

  “喂?”

  “……什么时候见面啊?我一直等着呢。”吴斌皱眉问了一句。

  “后天吧!”

  “你拖我?”

  “不是托你,沈天泽在嘉阳清理高层,我有很多事情要处理,这两天抽不开身。”李陶光低声回了一句。

  话音落,吴斌抬头就看向了大炮,而后者冲他点了点头。

  “行,后天就后天,但如果到时候你再拖我,那别管我翻脸。”吴斌咬牙回应道。

  “好,后天晚上我给你打电话。”

  “妥。”

  话音落,二人就结束了通话。

  ……

  陈文豪办公室内。

  “你的人什么时候来?”李陶光有些急的问道:“他已经催我了!”

  “已经走了,最晚后天早晨到。”陈文豪抽着烟回了一句。

  “快点吧。”张方叹息一声回应道:“沈天泽现在已经开始清理高层了,今天财务老郭被迫辞职了,铁X工地那边的几个管理层,也别挤出来了!我和老李现在很被动。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陈文豪点了点头回应道:“先把那个枪*回来,咱们确定火不会烧到你和老李身上后,就马上给沈天泽施压!”

  “嗯。”李陶光如有所思的点了点头。

  ……

  一天后,晚上九点多钟。

  仇三夹着个皮包,在派出所和市局分别转悠了一圈后,就将刘立洋等人给弄了出来,而官口给韩老板的交代是:“经济纠纷,不予立案!”

  韩老板听完勃然大怒,冲着办案人喝问道:“他们拿砍.刀去我店里也是经济纠纷?!打我爸,还有服务员也是经济纠纷?”

  “你们没还手吗?我就问你,厨师拿没拿菜刀还手?”办案人反问。

  “……那不还手,还等着他们打死我们呗?”

  “他们打死你那是犯罪,但你还手了就是斗殴,这性质能一样吗?”办案人喝着茶水,云淡风轻的继续反问。

  韩老板听到这话,足足沉默了数十秒后,才咬牙切齿骂道:“他们这么猖狂,就他妈是你们这帮人给惯的!你们这帮蛆惯的!”

  “你骂谁?”

  “咣当!”

  韩老板转身就走。

  当天晚上,韩老爷子联系上了市里一个老朋友,把事儿跟他说了,但对方把好话都尽了,可是中心思想还是:“经济纠纷,私下调节调节就完了!”

  打完这个电话,老韩头躺在床上沉默许久后,就冲着韩老板说了一句:“凑钱,把账清了吧!”

  “不给!”韩老板执拗的摇头:“这钱不能给,我要跟他打官司!”

  “儿子,听我一句,咱平头老百姓,折腾不起。”老韩头叹息着劝说了一句。

  ……

  汽车上,仇三暴跳如雷的冲刘立洋骂道:“是不是傻B,你是不是没长脑袋?!你领三十多人砸他们店干什么?这事儿能这么办吗?”

  “不这么办,怎么办?”刘立洋有点不服的反问道。

  “你要弄他,背后整俩人去他家啊!给他腿干折了也没事儿啊!你这砸店,我还得找关系……你知道我花了多少钱吗?”仇三无时无刻的不在给刘立洋灌输着,人不狠,站不稳的思想。

  “行,行,我知道了,你别说了,你看着吧,我早晚把这个店拿下来。”刘立洋咬牙回了一句。

  “先别说这个事儿了,外地人马上就到,我让你办的事儿办好了吗?”仇三摆手问了一句。

  “办好了。”刘立洋点头。

  “记住了,跟来的这帮人少接触,就开好车就完了。”

  “明白了。”

  ……

  第二天清晨六点多,大鬼通知文叔,自己已经到了沈Y。

  两个小后,李陶光给吴斌发了个短信,约他晚上九点钟见面。

看过《正道潜龙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