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想中文 > 正道潜龙 > 第八六一章 我是陆涛,谁还认识?!

第八六一章 我是陆涛,谁还认识?!

  不到一年前,陆涛是拿着普通公务员的工资,却过着公子哥的生活。

  钱不是问题。

  面子不是问题。

  社会地位不是问题。

  似乎啥都不是问题……

  如今,陆鸿升被依法判决后,“意外”死亡,绝大部分的赃款都被查封冻结,而他媳妇在出事儿前就已经与他离婚,逃到了国外,目前不知去向。而此刻陆涛再看自己,那就只是一个没了工作,蹲过大狱,并且自杀三次都没成功的落魄瘾君子。

  陆涛后悔吗?

  肯定的!他不仅后悔,而且还内心藏有愧疚。他刚出来的时候就在想,如果不是自己任性,仗着家庭条件优越,一直瞎作,沾染D品,那就不会牵连家里,更不会让自己走到这一步。

  可后悔没用了,工作丢了是真的,在监狱内的黑暗经历是真的,如今爹死了更是真的……他已经来不及哭,来不及喊,就得马上接受这个现实。

  家里十几套在国内的房产全被查封了,而递点的就是在里面一直想立功的吴秘书。不管是自己的事儿,还是别人的事儿他全吐了,目前只想着活着,根本没考虑到老领导的儿子以后怎么生活。

  陆鸿升的职位是有分配住房的,可他一被抓,这个房子就重新被收走了,因为陆涛并没有权利居住。所以,陆涛看着停尸房内的亲爹,忽然发现自己连给他办丧事儿的地方都没有了,是的,他已经没有家了。

  斟酌再三。

  陆涛强忍着崩溃的情绪,给自己一个堂叔打了电话。因为陆涛爷爷的身体不行,他就陆鸿升一个儿子,所以后者是没有直系兄弟姐妹的。

  打电话之前,陆涛是很难为情的,因为堂叔的老家在农村,曾经因为一起农村买卖土地的案子,找过陆鸿升,想让他在市里帮帮忙,只要跟法院说一句话,那这个案子可能就会有转机,堂叔也可以避免一些损失。

  但老陆当时回复给自己堂弟的话是:“这官越大,就越不能走后门,盯着我的眼睛太多了,咱家不能丢了西瓜捡了芝麻。你那点事儿,就走正常渠道吧?!”

  这话啥意思?

  其实就是你那个破事儿,加一块都不值个二三十万,我根本犯不上帮你说一句话。

  可事实情况是,老陆曾经帮过无数大老板干过走后门的事儿,只不过那些人对他的回报更大,利益更容易撕开脸皮去谈。而生活也就是这样,往往外人能求你亲戚办的事儿,你就不见得能求……因为亲戚之间有的时候更现实,更讲究门当户对。

  所以,陆涛打这个电话的时候,心里是有点忐忑的,因为陆家的祖坟虽然在那里,但在一个平时都不咋走动的堂叔家张罗丧事儿,那确实是有些难以启齿的。但陆涛没想到的是,堂叔听到老陆没了之后,竟沉默许久后,有些梗咽的训斥道:“出事儿了咋不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呢?家里有坟,能让他在冰柜里冻着吗?我一会叫小五子开车去市区,你等我吧,这事儿叔给你张罗!”

  “叔,谢谢你。”

  “你长这么大,我是第一回听你私下里管我叫叔。”

  “……!”陆涛闻声羞愧难当,因为他在以前的时候,私下里从没有主动跟这个堂叔说过一句话。

  “叫声叔,就别说谢了,我马上就去。”

  “哎!”

  二人结束了通话后,陆涛又给曾经整天摸爬滚打在一起的几个家境优越的朋友打了电话。

  “喂,哪位啊?”

  “我是陆涛。小尹啊,我爸没了……我在太平间呢,下午我可能要用台车,把他拉农村去,你能不能帮我找一下?”陆涛直言问道。

  “下午啊?好像不行,我在外地呢,最近这几天回不去啊。”

  “……那就算了。”

  “哥们,节哀昂!这样,我要赶不回去,肯定让朋友给你带个份子过去。”小尹仗义的说道。

  “好,那就先这样吧。”

  陆涛挂断电话后,翻着手机内的号码再打。

  “喂,小涛吗?”

  “是,我爸没了,我下午要用台车,你能过来一趟吗?””啥时候没的啊?咋么弄的他,他不是刚判吗?”

  “在监狱里出了点事故。”

  “哎呦,真可惜了。不过小涛啊,我明天过不去啊!市里要开会,我今晚就得布置会场去,你看你也在体制内呆过,这上面说的话就是圣旨啊,我不敢跑啊!你这样吧,会开完了,我肯定过去看看。”

  “那你忙吧。”

  “不好意思了昂,小涛!”

  “没事儿。”

  刚开始打第一个电话的时候,陆涛以为这些朋友是真有事儿,可十几个电话打过去,陆涛听着对方的说辞都差不多的时候,心里终于明白了过来,他们就是不想来。

  有人可能会很奇怪,说即使这个社会再现实,那也不至于连个葬礼都推脱吧?这又不是什么大事儿!

  可别人是这样,但陆涛却不是。他之前身边的朋友都非富即贵,要不然他天天扎针,找女人,一般人家的孩子谁能跟他造的起啊?所以只有这帮同样家庭条件优越的公子哥,才能跟他玩到一块啊!

  老陆的事儿热度还没有消散,上面又高度强调要反腐倡廉,所以这帮公子哥都是在躲事儿啊。他们现在是真怕跟陆涛扯上关系,一不小心就被那些要再挖案中案的司法部门盯上,从而给自己那些走钱的公司,给自己家里带来麻烦。

  陆涛从太平间内走出来,站在公安医院门口,低头刚要点根烟的时候,突然发现一条流浪狗在垃圾桶旁边扒食。他愣了一下,愤怒的一脚踢过去喊道:“滚!”

  狗被惊了,摇着尾巴跑了两步,看见陆涛没追,竟然试探性的夹着尾巴又走到了垃圾桶旁边,继续扒食。

  陆涛这回没动,有的只是呆愣,麻木。

  “吱嘎!”

  就在这时,一台破捷达停在了公安医院门口,一个青年推开车门冲下来,满头是汗的冲着陆涛喊了一句:“涛,这么大事儿,你咋没告诉我呢?”

  陆涛抬头愣住。

看过《正道潜龙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