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想中文 > 正道潜龙 > 第九八五章 师徒间的隔阂

第九八五章 师徒间的隔阂

  萱萱听着大菠萝的话一愣后,轻声回应道:“没有啊,我刚才出去了一趟。”

  “上哪儿了?”

  “我一个特别好的姐们,管我借五千块钱,我出门给她送了一趟。”萱萱往脸上擦着润肤露,体态放松的回了一句。

  “我不跟你说了吗?最近不要跟朋友见面,现在这人呐,表面上你也看不出来谁好谁坏。”大菠萝低头继续发着短信说道。

  萱萱听到这话再次一愣:“你什么意思啊?”

  “没什么,我就是告诉你,最近一段时间少跟社会上的朋友接触。”

  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萱萱没有争辩,只点了点头。

  “你打车去的,还是她来找你的?”大菠萝沉默半晌后,又问了一句。

  “打车去的啊,怎么了?!”萱萱不假思索的回应道。

  大菠萝闻声停顿半晌,点了根烟后问道:“你没被人跟上吧?”

  “你想多了,我这个朋友是在商场卖货的,正经人家的姑娘,她跟社会上的人也不认识,不会有别的事儿的。”萱萱安慰着劝道:“你放心吧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大菠萝点头后,就迈步站起身,走到电视旁边将手机插上充电器,随即打着哈欠说道:“睡觉吧。”

  “你和乔帅聊的怎么样啊?”萱萱语气随意的问道。

  “他在外面办事儿,这几天就回来了。”大菠萝掐灭烟头上了床,伸手盖上被子回应道:“等他回来,我俩一块去找泽哥。”

  “行,那就再等几天吧。”萱萱点了点头后,就没有再问关于乔帅的消息。

  “啪。”

  大菠萝伸手关上灯,翻身背对着萱萱说道:“我睡了昂。”

  “你睡吧,我看会电视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话音落,大菠萝闭上眼睛,就开始睡觉。

  ……

  厦M某酒店内,付志松单独去见了老倌儿等人,但却没有带乔帅,甚至都没有让双方见上面。而乔帅自己也比较懂事儿,他知道付志松这么安排一定有自己的道理,所以就留在客房内看着刘彦章。

  酒店包房内,酒过三巡,菜过五味后,老倌儿身边一直领着的那个肥胖中年,借着点酒劲儿,指着付志松埋怨道:“不是师兄说你,你这小子就是个狼崽子!”

  “我怎么了?”付志松斜眼问道。

  “咱们这些师兄弟里,就你这小子最没良心。你刚开始跟着师父跑局学手艺的时候,是谁带的你啊?不都是我们领你上局,给你打眼的吗?但这些年你可能都忘了还有我们这帮师兄弟了吧?”肥胖中年眉头紧皱的看着付志松骂道:“行,你跟我们不联系那也就算了,可能是咱自己没和你处明白,我们自己找原因就完了……但师父呢?他教你手艺,赏了你饭碗,说句难听的,你爸可能都没做到这一点,但你咋做的啊?没事儿的时候,一个电话都没有,这有事儿了把才我们全叫来了,你不是狼崽子,你是啥啊?”

  “行了。”老倌右手敲了敲桌面,眉头轻皱的看着肥胖中年说道:“小窦啊,我都告诉过你很多次了,做人得有智慧,不能总是你明明帮了别人,但别人还不记着你的好。来你都来了,说这些还有啥用啊?”

  付志松坐在靠近门口的位置,扭头看着老倌带来的七八个人,沉吟半晌后说道:“这次我叫你们来,不白叫,你们要能帮我这个忙,我给钱就完了。”

  话音落,屋内气氛就有些沉闷了,因为付志松说这话的时候,心里明显是有气儿的,故意把话说的冷漠,让人听了有些刺耳。

  “呵呵,谈钱呐?那最好了!”窦师兄一听这话顿时笑了,指着付志松说道:“我们来的时候正在一个局上铺路呢,前前后后投了一百多万进去,现在你先把这钱给我们报了吧。”

  “行,这钱算我的。”付志松针锋相对的回了一句。

  “算个屁!”一个瘦弱青年直接站起身冲付志松喊道:“师爷上了局,就没有半路下车的时候,咱们这些人里,也就你能让他这么做。我们大老远赶来了,又给你安排住的地方,又要帮你办事儿,你他妈就这么说话啊?你是不是有点丧良心啊?”

  话音落,老倌慢条斯理的拿起桌上的筷子,伸手啪的一下就打在了瘦弱青年的脸上:“有规矩吗?一个小辈的,你瞎咋呼什么?”

  青年被打的脸颊泛红,站在原地一声不敢吭。

  “门口撅着去。”老倌轻声骂了一句。

  青年闻声后,二话不说转身就去了门口,并且真就像是服务员一样在那儿站着。

  老倌放下筷子,沉吟半晌后,才抬头看着付志松说道:“小崽子,咱俩师徒一场,你对我心里有气也好,怨我也好,那我也总归是来了,所以以前的事儿就不提了。我帮完你这一回,就当还了你叫我这么多年师父,以后我哪怕就是死了,逢年过节也不用你给我烧纸。”

  付志松闻声犹豫半晌,起身拿起酒杯回应道:“我还是那句话,这次事儿不白用你们,该给的钱,我一分不少。”

  “呵呵,行。”老倌眉头轻皱了一下,脸颊上泛着浅淡的笑意回应道:“那就谢谢付老板了,你也算让我活出了新高度,我长这么大,还没在徒弟身上挣过钱呢!”

  “快,来吧,一块举杯让我们谢谢付老板赏活儿,要是没有他,我们都得要饭去。”窦师兄看着付志松气的眼珠子发红,言语讽刺的就举起了酒杯。

  ……

  一个半小时后。

  付志松心情有些低落的坐在酒店冷饮厅内抽烟。

  “啪。”

  一个穿着西服,梳着小平头的中年,迈步就走了过来,伸手扒拉了一下付志松的脑袋。

  “三哥。”付志松扭头看了一眼中年后,立马点了点头。

  “还生师父气呢?!”三哥长的很斯文,让人看着很和善。

  付志松没有吭声。

  “前年,有个温Z大老板找师父,出价一千五百个,让我们在当地做局圈羊,而且答应先给一半的定钱,可师父连想也没想就拒绝了。”三哥拿起付志松的烟盒,低头再次说道:“咱干蓝人的有规矩,再渴不能接外活儿,但你出事儿了他马上就来了,就连老窦,他刚才骂完你,不也没有马上转身就走吗?!”

  付志松闻声狠狠吸了口烟,没有接话。

  “小弟儿,三哥没法劝你和师父之间的事儿,但我是觉得这人和人啊,要相互体谅。当初咱老大没了,你总觉得是师父没管他,可这只是你站在自己角度的判断,你并不知道老大和师父之间的事儿,对吗?而且你知道吗,老大出事后一周,师父谁都没带,就自己去延边那边上大局,一宿赢了五百多万,第二天早上刚拿钱下局,还没等走到县国道,人家那边就他妈整了十多台车抓他……他没办法,给钱全藏在县旁边的井楼子里,自己在大野地里走了三天,吃着生苞米熬过来的。但等他回来再想取钱的时候,老大就没了……而师父躲在屋里两天没出来,也两天没吃饭。”

  付志松听到这话,心里咯噔一下。

  “老大是最先跟着师父玩的,要论感情,那老大死了,师父能不比你难过吗?!只是他有的时候不愿意说而已。”三哥拍着付志松的肩膀继续补充道:“你这都六七年没见师父了吧,可你算算他,他这个岁数,还能有几个六七年了?”

  付志松闻声扭过头,眼圈红润。

  ……

  深夜。

  沈Y小旅馆内,大菠萝睡觉之时,萱萱就掀开被子下床,迈步来到电视柜前面,低头在抽屉里翻找出了一盒烟。

  “啪。”

  拿着火机将烟点燃,萱萱回头瞄了一眼大菠萝,随即伸手就拿起了他的手机。

  “沙沙。”

  床上,大菠萝突然翻了个身,萱萱立马将手机放了回去。但等了一小会,她看见大菠萝继续在睡觉,就又将手机拿了起来。

看过《正道潜龙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