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想中文 > 正道潜龙 > 第一零四零章 二哥也有眼泪

第一零四零章 二哥也有眼泪

  仇二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医院的时候,仇三就已经被推出了抢救室,右手腕裹着厚厚纱布,目光呆滞的看着天花板。

  见到自己亲弟弟还活着,仇二几乎是用哭腔吼道:“你他妈B的又作什么,啊?!不想活了,你上一边死去啊,在医院整这一出干什么?!”

  仇三扭过头,呆愣愣的看着旁边的医生喝问道:“你们救我干啥……救我干啥啊?”

  医生和护士都没有人接话。

  “艹你妈的,我问你们话呢,你们救我干啥!”仇三扑棱一声从移动床上坐起,直接拽下手上插着的针头,完全不讲道理的吼道:“我他妈想死都不行?!我废人一个,你们救我干什么?我问你们话呢?艹你妈!”

  “你老实的!”仇二拽着仇三的胳膊吼道。

  “滚,你也滚!”仇三不分青红皂白的推着他二哥:“我他妈废了,下半身都没知觉了,手术天天做……我遭不起这罪了,你让我死行不行?我求求你了,你给我点耗子药,让我药死得了。”

  “你要死,就自己爬出去死,别他妈让我看见!”

  “我让你来了,啊?!我让没让你过来,你他妈还管我干啥!”仇三抡起巴掌,一个大嘴巴子就抽在仇二脸上,眼圈通红的骂道:“你知不知道,我连男人都当不了了,我活着还有啥意思啊,啊?!”

  仇二被一个嘴巴子打的鼻孔窜血,眼神呆愣的看着仇三,木然的流着眼泪,一动不动。

  “艹你妈的,让我死了吧……我真不想活了。”仇三捂着脸,失声痛哭。

  ……

  十几分钟后。

  医生办公室内,主治大夫冲着仇二解释道:“之前我就说过,他几次动手术效果都不理想,而且还伤了下肢神经,可能以后也没法过夫妻生活了,所以……他情绪很稳不定,你们当亲属的要照顾他,安抚他的情绪……可你们咋做的呢?不光解决不了他的心理问题,那帮在医院呆着的混混,还给他酒喝……你知不知道,我们有些医用药物是严禁病患摄入酒精的,他万一出事儿了,谁负责啊?”

  仇二低着头,一声不吭。

  “你们再这样,我们医院就不能留了,明白吗?”大夫再次强调了一句。

  仇二沉吟半晌,抬头问了一句:“他就一点康复的可能都没有了?哪怕拄拐站起来也行啊!”

  “枪是贴着腿打的,骨头全碎了,神经也坏死了,现在就是神仙也让他站不起来了。”医生摇头回应道:“我们最多能做的就是,给他制定长期的恢复计划,保证他上半身不受影响,而且以后也不能再做手术了,因为效果不大,病患还伤身体。”

  仇二木然的从兜里掏出一根烟,连续抽了半根后才回了一句:“行,我知道了。”

  与医生交谈完后,仇二再次走到病房门口,但还没等进去,就看见仇三在屋里大哭大骂,情绪完全失控,几个以前跟着他的兄弟,怎么劝也没用,就只能按着他。

  一奶同胞的兄弟,落到如此下场,仇二的心里就宛若时刻被刀子插着一般,心疼且无助。

  他和仇三都是非常纯粹的混子,是从底层打上来的,可能一辈子作恶无数,但却也有着自己的情感,自己的痛处。

  站在门口看了一小会,仇二扭头冲着旁边的司机说道:“走,陪我喝点酒去。”

  ……

  市里某小区楼下,李昌亮将车停下后劝说道:“发哥,最近事儿比较多,我个人建议你还是别进去玩了。”

  “没事儿,没事儿,我就玩两把,一会就出来。”周大发笑着回应道:“要不然,你们几个也跟我进去玩一会?我给你们拿一万块钱押!”

  “不了,我们不玩。”赵晨摇了摇头。

  李昌亮思考半晌后,还是觉得有些不托底的劝说道:“发哥,这牌九局上啥人都有,现在正是事儿多的时候,所以我觉得你还是别玩了。你要真想推两把,实在不行我在工地给你组个局,你把人都叫过去玩,行不?”

  “不用,不用!”周大发连连摆手回应道:“今天上局的全是熟人,我都认识,你放心吧,啥事儿都不会有的。我最多玩俩小时就下来,你们要没啥事儿,就去旁边洗个澡也行,一会出来,我给你们打电话。”

  “那就不用了,我们在这儿等着就行。”李昌亮一看劝不了,那就只能按照周大发的意思办。

  “行,那你们等会哈,一会我要赢钱了,给你们打红包。”周大发一笑,推门就下了车, 直奔平房走去。

  赵晨坐在车里看着对方的背影,顿时撇嘴回了一句:“这是要卖地了,手里有俩B钱又开始嘚瑟了。”

  “他是不是喝大了?”王元也插了一句。

  “嗯,来之前没少喝。”李昌亮回了一句后,低头就看着手表说道:“艹,这才九点多,不知道得等到啥时候。”

  “是啊,他喝大了,玩一宿都有可能。”赵晨点了点头。

  “没事儿,你俩要是没意思,就上浴池玩会。”李昌亮很厚道的说着:“我自己在这儿等着就行。”

  “不用,咱仨在一块还能唠会嗑。”王元笑着回了一句。

  ……

  医院旁,某狗肉馆内,仇二舌头梆硬的冲身边的几个哥们说道:“你们不知道我和三儿的感情啊……别看我俩平时骂骂咧咧的,但我这个弟弟对我……那是一百个够意思啊。95年我第一次结婚,晚上请客跟朋友吃饭,喝点酒,一激动就跟铁西的一帮人打起来了,我捅了吴三科两刀,整成了重伤,警察当天晚上抓我……是三儿替我扛的事儿,在监狱里蹲的……!”

  众人看着眼泪在眼圈的仇二,一声不吭。

  “艹你妈的沈天泽……他就是给我腿崩折了都行,但弄我家三儿,我早晚得整死他,早晚!”仇二咬着牙,低头再次启开了一瓶白酒。

  “二哥,别喝了!”

  “行了,今儿就到这儿吧。”

  “……!”

  众人纷纷劝阻。

  “滴玲玲!”

  就在这时,电话铃声响起。

  “喂?!”仇二伸手接起了电话:“咋地了,文豪。”

  “仇二,你说你他妈B的还能干点啥?”陈文豪明显也喝了,舌头梆硬的骂道:“让你买块地皮,你给我买的稀碎!”

  “什么玩应买的稀碎?”仇二一愣。

  “你喝了是不?艹你妈,你还能喝下去酒呢?你知不知道周大发已经把地皮卖给陆涛了,是毕子文牵线搭桥的?!”陈文豪破口大骂道:“就因为十块钱,就因为一平米要多给十块钱,你把到手的地给我整没了。你知道不?啊!!”

  “我艹你妈,你再骂我一个?你骂我一个试试,陈文豪!”仇二蹭的一下站起来骂道。

  “我骂你有啥用?地没了,人家下周就要签合同了。”陈文豪扯脖子吼了一句:“我一会就找毕子文,艹你妈的,我要在沈Y连他都整不了,那我就别活了!”

  “哗啦!”

  仇二闻声直接就挂断电话,伸手掀翻桌子,摆手就喊了一句:“艹你妈的,现在谁都敢拿我不当回事儿了,回家,取枪!”

看过《正道潜龙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