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想中文 > 正道潜龙 > 第一一五一章 挡刀的涂哥

第一一五一章 挡刀的涂哥

  早晨八点,鑫诚建筑公司门口,耿奉喜领着三十多号刑警,挂着工作牌子就走进了大厅。

  十几分钟后,总经理办公室内,一位鑫诚公司的副总,伸手冲着耿奉喜说道:“您好,我是副总经理刘全。”

  耿奉喜扫了一眼对方,背手直言问道:“蒋光楠呢?”

  “他不在,前天就去广Z出差了。”副总经理刘全笑眯眯的说道:“公司的事儿,暂由我负责。”

  “昨晚东棵小区有人持枪火拼,还拒捕袭警,我们抓了十四个人,其中有八个人都在你们公司任职,三台作案车辆,有两台都是你们公司名下的。十几把枪,数十发子弹,你能负责得了吗?”耿奉喜斜眼问了一句。

  副总经理刘全沉吟半晌后,依旧笑着回应道:“公司的管理层入职,是我一手经办的,我有失职之责,理应我负责。”

  耿奉喜听到这话后,顿时就皱起了眉头。

  ……

  省L某办公场所,秘书伸手打开会议室电视机,轻声冲老谷说道:“领导,您看一下。”

  谷领导闻声坐在沙发上,插手就看起了早间新闻。

  “昨晚22点至23点左右,我市东棵街,东棵小区发生持枪袭警事件。二十几名犯罪嫌疑人皆手持猎.枪,仿制枪,袭击我公安干警。经过激烈交火,我公安干警,当场抓捕作案人员十四名,缴获枪支十二支,子弹数十发,作案车辆三台,现场并无群众伤亡……目前案件已引起我公安部门高度重视。据初步调查了解,二十几名犯罪嫌疑人,有半数与我市鑫诚建筑公司有关,有八名嫌疑人在鑫诚公司属管理层职位。至于他们去东棵小区的作案动机,还在进一步调查……敬请关注法治在线后续报道。”

  谷领导看着电视上女主持人的叙述,还有昨晚案发现场的影像,顿时皱眉嘀咕了一句:“三鑫的老刘怎么挑了这么一合作公司?”

  “领导,您是否需要跟三鑫公司的刘总通个电话?”秘书立即问道。

  “你联系他。”谷领导脸色铁青的回了一句后,就起身一边向外面走,一边轻声说道:“通油路项目正直关键节点,各个大公司还准备来沈Y开会,这时候搞出这样的恶劣案件,一定要严查!”

  “明白。”秘书立即点头。

  大约十分钟后,秘书在自己办公室的窗口,拨通了刘彦章的号码。

  “喂,罗秘书?!”

  “新闻知道了吗?”秘书直言问道。

  “刚收到消息。”

  “你们怎么搞的啊,省L给你们知名企业开绿灯,你们就这样上眼药啊?!”罗秘书用谷领导的口吻质问了一句。

  “……鑫诚公司的背景,我们三鑫公司并不了解,达成合作关系,也是看在他们是东北本土企业,资质还可以的方面上。当然,现在出了这事儿,我们一定跟他们终止合作。”刘彦章毫不犹豫的回了一句。

  “推脱的话,就不要和我说了。”罗秘书闻声后,语气才缓和几分说道:“鑫诚公司弄出了这样的新闻,那肯定是没办法掺和到通油路的项目里了。如果让其他投资方和群众知道,通油路项目里竟然混进了涉.黑组织,那影响就太恶劣了。”

  “明白。”

  “赶紧让相关负责人站出来,把这事儿尽快处理了就完了。”罗秘书再次叮嘱了一句。

  “好,我清楚了。”

  “嗯,就这样!”

  话音落,二人就结束了通话。

  ……

  云N某地,涂啸绅坐在沙发上拨通了蒋光楠的电话。

  “喂,你回去了吗?”

  “马上到H市。”蒋光楠声音低沉的回应道。

  “事情彻底闹大了。”涂啸绅停顿半晌回应道。

  “是我不理智,涂哥。这事儿公司老总怎么处理我都没关系……我都认了。”蒋光楠坦然承认自己的错误,并且准备为这个失败的决策负责。

  “唉。”涂啸绅长叹一声说道:“好好养伤吧,其他的事儿我来办。”

  蒋光楠闻声心里一颤,双眼瞬间变得通红:“涂……涂哥……!”

  “行了,就这样!”

  话音落,二人就结束了通话。

  “你太惯着蒋光楠了。”刘彦章坐在旁边沙发上抽着烟,声音极其愤怒的说道:“鑫诚是靠着三鑫公司进场沈Y,而三鑫公司背后靠的是老谷……这种关系,沈天泽就是再经营十年,也不一定能经营的出来。可这个蒋光楠却把一手好牌给打烂了!鑫诚公司成立不到三个月,竟然就被人家从沈Y给清出去了,这他妈是奇耻大辱!就是拴头猪在鑫诚当总经理,也比蒋光楠干的要好……!”

  涂啸绅低着头,搓着手掌没有吭声。

  “你就不应该让他跑,就应该让市局把他抓起来,彻底让他明白明白自己是几斤几两。”刘彦章依旧不解气的骂着。

  “呵呵,老刘,你是骂我呢,还是骂他呢?”涂啸绅扭头问了一句。

  刘彦章一愣后,立即摆手回应道:“你别又替他挡事儿。”

  “咱们捋一捋啊!在H市的时候,咱们决定让蒋光楠的人圈沈天泽司机,弄来弄去,人家蒋光楠死了最好的一个兄弟,叫曾凯。事儿刚过去没多久,蒋光楠的兄弟喜力,也被沈天泽弄走了……他卡在下面兄弟和咱们之间,几乎是寸步难行。他要不找回喜力,那没法跟自己和兄弟交代;可要找了,那又很容易影响全局布局……!”涂啸绅叹息一声后,替蒋光楠解释道:“我不否认蒋光楠这事儿干的有点急躁,可是喜力的事儿真的拖的太久了。而且从人上来讲,骆总没犯过错吗?你老刘没犯过错吗?嘉鸿没犯过错吗?就连现在比较棘手的沈天泽也没犯过错吗?他当初要不一激动去打边军,那现在会是三家都难走的局面吗?!嘉鸿犯错,老骆一句还年轻就给遮掩过去了,而下面给他卖命的蒋光楠犯点错,就得判死刑吗?!”

  刘彦章闻声没再回话。

  “投鑫诚公司的钱,全是人家蒋光楠这些年自己赚的。昨天晚上大抓捕,他几个身边的兄弟全被抓了……论难受,他比谁都难受。”涂啸绅拍着刘彦章的大腿说道:“老刘啊,宽容点吧,咱们就是有金山银山,也得靠下面的兄弟帮你维护不是?事情做的太绝,以后没人跟你交心了。”

  刘彦章沉默许久后,突然张嘴问了一句:“你性格怎么变了,你进监狱之前不是这样的啊?!”

  “以前我只在上面,怎么会知道下面人的难处?”涂啸绅轻笑着回了一句。

  刘彦章沉默半晌后,才皱眉说道:“行,我听你的,但得尽快找个顶缸的,把沈Y的事儿了结了。”

  当天晚上,又有三名鑫诚公司副经理投案自首,并且声称是因为要争地的缘故,才有了东棵小区的持枪冲突。

  ……

  上H医院内,沈天泽看着晚间新闻,竖起大拇指冲着陆涛说道:“光哥牛B啊!回去不到五天,就给蒋光楠,涂啸绅他们从沈Y撵出去了。”

  :。:

看过《正道潜龙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