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想中文 > 正道潜龙 > 第一一六二章 让狗救了一命

第一一六二章 让狗救了一命

  杨家斜对面的破败民房内,大鬼拿着扑克冲小龙吼道:“我打错了,你就出个三代二,我能用5.10.K管吗?你给我拿回来!”

  “鬼哥,这是玩钱的,咱不带悔牌的啊?”小龙有点无语的回应道。

  “我不是外地人吗?我也不懂你这扑克咋耍啊!”大鬼急头白脸的吼道:“你赶紧把牌给我。”

  “哎呀我滴妈啊,我真服了。”小龙一看大鬼彪呼呼的,也就没敢跟他犟嘴,只能把牌又还给了他,随即瞅了瞅自己的牌问道:“那我出三带一,你要不啊?!”

  “不要!”

  “那我打个对五。”小龙顺手就抽出了两张牌,但牌还没等落地,就立马又缩回去说道:“不行,这对五不能打,我这是一套顺子……你等会昂,  我看看牌。”

  “哎,你咋悔牌呢?你都出了,还带往回拿的啊?!”大鬼嗷唠一嗓子,顿时要急眼。

  “鬼哥,我还没出呢。”

  “啥玩应没出啊?死牌落地不知道啊?赶紧给我扔里!”

  “鬼哥,我牌没落地。”

  “我看见你落地了,赶紧给我扔里!”

  “鬼哥,就一块钱小扑克,你还要整死谁啊?我把命都给你吧,行不行?”小龙都快哭了,抻着脖子问道:“我不玩了,我服了,你给我打服了。”

  “不玩能行吗?我这把牌能赢的!”

  “……鬼哥,我给你一百块钱,你别找了,算我输十把最大的!”小龙一看这扑克再打下去就得挨揍,所以掏出钱包就准备破财免灾。

  “哎哎,有点动静!”

  就在这时,小龙的一个兄弟趴在窗台上就喊了一句。大鬼闻声起身,第一个就窜了过去:“哪儿呢?人回来了?”

  ……

  两三分钟之前,杨鑫就已经走到了自家小院的右侧路上,扭头扫了一眼四周,见周围没啥动静后,就迈步准备往正门走。

  “扑棱!”

  就在杨鑫要暴露在小龙兄弟视野里之时,一条黄色土狗突兀间从壕沟内窜了出来,欢快的就冲了过来。

  杨鑫一愣,退了两步。

  “扑咚!”

  土狗两只前爪趴在杨鑫腿上,吐着舌头,就摇起了尾巴。

  杨鑫低头看了一眼土狗,顿时脸上挂着笑意摸了摸狗头:“你这小赖子,还没把我忘了?”

  土狗伸着舌头就舔杨鑫,而后者见到当初自己要的小黄狗,已经长这么大了,顿时也很开心,蹲下身就招呼了一句:“走,跟我回家!”

  “翁!”

  话音刚落,一辆破旧的吉普车就从远处行驶过来,一下就停在了杨家门口,随即车上走下来四五个人,有男有女。

  杨鑫一愣后,瞬间停住脚步,就没再往前走,而是皱眉观察起来。

  院对面,大鬼站在窗台上,抻着脖子往杨家扫了一眼后,顿时回头就说了一句:“这肯定不是,他要回来,不能这么大摇大摆的。”

  院外,杨鑫趴在墙头,眯眼扫向院内,见到自己母亲从房内出来,带着哭腔喊道:“老六啊,你大哥得不好的病了……!”

  “哎呀,咋弄的啊,前一阵还好好的呢?!”领头的中年同样声音悲怆的说道:“快,领我进屋看看。”

  借着门灯光亮,杨鑫认出来这几个人是父亲的朋友,但他此刻却冷静了不少,心里更加没有了马上要进院的想法。

  ……

  大约一个小时后,杨鑫出了村子,低头拨打了家里的电话。

  “喂?!”

  很快杨母接起了座机。

  “妈,我爸得病的事儿,你跟别人说了?”杨鑫皱眉问道。

  “不是我主动说的啊,那我们俩这么长时间没出摊,别人肯定问啊。”杨母声音急迫的应道:“那人家打电话来了,我还有必要瞒着这事儿吗?”

  杨鑫闻声沉默。

  “儿啊,你到底啥时候回来啊?你爸这几天脸色可不好了,我说让他先去医院检查,他说等你回来再说。”

  “我到东北了,这几天就回去。”杨鑫心神不宁的回应道:“妈,你先别跟任何人说,我要回去。你等我电话,到时候我告诉你怎么办。”

  “儿啊,你是不是在外面惹祸了?怎么回趟家还要东躲西藏的呢?”杨母说到这里时,声音又泛起了哭腔:“你爸出这事儿,妈这几天都快扛不住了,如果你再有事儿,那我还活不活了?”

  杨鑫听到这话,眼眶莫名有些湿润的应道:“妈,我啥事儿都没有,你等我电话吧。”

  “快点回来!”

  “好!”

  话音落,二人就结束了通话,随即杨鑫站在苞米地头,心里再次斟酌了起来。

  一,自己枪杀了仇二,可警察到现在都没有找到自己家里,那这事儿很怪。

  二,父亲得病的消息已经散开了,那肯定不光亲友知道了,此刻同村的人百分百也清楚了这事儿。

  三,老爹得病了,那儿子可能不回来看看吗?如果自己突然出现,被有心人举报一下,那杨鑫很容易连绥F河都不出去。

  综合以上三点,杨鑫决定先不露面,要想个稳妥的办法,先把父母接出来,然后再去大城市的医院治病。哪怕老头就是在医院里病死了,杨鑫也得跟身前送完他最后一程。

  思来想去,杨鑫点了根烟,顺着苞米地就消失了。

  但他这种谨慎起没起到效果呢?

  答案是肯定的,因为今天他要进屋了,起码得死两回!

  ……

  当天晚上九点多钟。

  沈Y市局,耿奉喜坐在办公室接了一个电话:“你再说一遍,我刚才没听清楚。”

  “我说,绥F河保和乡的派出所给我打电话了。”专案组副组长在电话内,话语简洁的说道:“咱之前不是给他们发过协查通报吗?就杨鑫杀仇二的那个事儿!刚才他们给我打电话说,杨鑫他爸好像得重病了,好几天都没出摊了,所以他们觉得,杨鑫可能会偷着回来一趟,问咱用不用派一组人过去蹲坑。”

  耿奉喜听到这话后,瞬间就从椅子上窜起:“当然用了!亲爹得重病了,当儿子的可能不回来看看吗?”

  ……

  上H医院内,孙芸熙一路小跑着冲到小泽病房,抬头看见屋内没人后,转身就试着推了一下卫生间的门喊道:“有人吗?”

  “咣当!”

  门开,小泽光着下.身,站在水龙头旁边搓着裤衩。

  “啊!!!”

  孙芸熙一声惨叫,瞪着眼睛喊道:“你有病呀?!洗裤头,不会穿个裤头啊?”

  P.S.:今晚凌晨有一章加更。

  :。:

看过《正道潜龙》的书友还喜欢